一方帅气逼人的墨

夜斗我老公老公!!三大男神小魂,排骨,西瓜JUN。誓要勾搭上男神们嗷嗷嗷!渣词作渣策划渣画手渣文手渣剧情后期反正都是渣!!

【王索】幻光(魔术师x亡灵)

自己的文笔被自己嫌弃(●—●)
大概ooc和错字超级严重呜呜,被媳妇妇恶狠狠得嫌弃了!!!
好嘛好嘛~我自个儿写得很happy啦~233

(一)
    大雪皑皑,微草森林静默的像是墓园。
    惨白,冰冷,无声无息。
    亡灵只身走出森林,回头望了望,隐在斗篷中的眼睛闪烁几下,忽然勾唇冷笑。
    神说,神爱世人?

(二)
    森林外围,某树下,蜷着个白团。
    偶尔出来透气的王不留行看见那只显得可怜巴巴的生物,忍不住指尖一动。
    ——真可爱真想领回家养哦。
    王不留行轻手轻脚地走上前,脱下身上的长袍子把白团裹了一层又一层。
    ——好小。
    手臂一圈,他很满足地发现正好可以抱住某只,于是忍不住低头笑了笑。王不留行伸手把白团凌乱的短发抚顺,指尖触到白团的耳后忽然一顿。
    他的脸色正经起来。
    拐走神殿的精灵大概也许可能不打儿紧吧?……鬼信。他的内心疯狂地吐槽,可是依旧没有松开手。
“真轻。”王不留行低头见自己一路走来深陷进雪地里的脚印,自觉找到一个好理由,“总不能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啊。”
    日渐西斜,微草森林的飘雪总是显得很含蓄。王不留行的声音沉沉落下,和晶莹的雪花一起落在白团鼻翼。白团无意识地打了个喷嚏,蹭向王不留行温暖的怀里,唇瓣动了动。王不留行俯身去听,却没搞懂他到底说了些什么。
    他还是选择把白团子带回了小屋。他安静坐在床边,旁边是睡得正香的小精灵。王不留行扯扯自己的脸,又看看精灵,忽然叹气。
    到底是老了。年轻人呐,也不知能陪他多久呢?

(三)
    夜色沉寂。窗外树木嶙峋的影子犹如择人欲噬的怪物,张牙舞爪地窜进床前。
    索克萨尔呆呆地坐在床上,反复翻看自己的双手。他像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似的,对自己的一切好奇又不敢置信。
    王不留行刚推开门就看到这情景,心底瞬间软化。他揣着一颗蠢蠢欲动的叔心佯装淡定地支起小桌,打了个响指。索克萨尔很惊奇地见那桌上顿时摆满了热气腾腾的饭菜,微睁大眼,呆呆地把视线转到王不留行身上。
    ……其实他只是在熟悉身体而已。
    索克萨尔的眼是澈天的蓝,干净的,不含一点杂质。王不留行被这样一双眼睛注视着,掩不住内心的雀跃。他清清嗓子,正准备说点什么呢,却见对面的小精灵像是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,用一种奇异的语调开口:“……你……是神殿……的人……他……害怕了?”
    “什么?”王不留行尽量维持脸上温和的笑,走向他,“我只是住在森林里的魔术师,你不要怕……来,乖孩子先吃点东西吧。”
    索克萨尔的脸忽然皱成一团。他冷哼一声,目光变得锐利逼人:“随……你们怎么说……光明神殿……没好心……”
    奇怪。王不留行停住脚步,心下生疑。镇上的人不是说唱诗班的领唱精灵是最可爱的吗,怎么……不太对劲?
    他小心地问:“乖孩子,发生了什么事?”
    索克萨尔盯着他的脸不说话,突然恶劣地笑起来。半晌,他恢复了平静,眼底黑色的漩涡愈来愈烈。他朝王不留行撇嘴:“……没什么,饿了。”这个人他一点也不喜欢。
    愚昧的人类怎么会没有阴暗的情绪呢?真是奇怪,这不符合他的认知……也好,这样他就不用担心某天饿昏会吃了这个人类,最后连个伺候他的仆人都没有。
    那么……现在这个人是他的了。
    索克萨尔盯着那人的后颈,危险地眯眼。

(四)

    索克萨尔喜欢待在黑暗的地方,那能恢复他虚弱的本体。
    所谓的本体就在他灵魂深处,是一团小小的黑色火焰。它不灼热反而很凉,就像索克萨尔的体温。他不相信任何东西,所以从来不曾把本体藏在其它亡灵觉得安全的地方——于是在被塞进这具躯体之后,他没能及时逃脱。
    啧,真落魄,他的字典里竟然还有“逃”这个字。
    闭上眼睛,索克萨尔仿佛又回到那个地方。这只精灵的灵魂领域里没有声音没有颜色没有情感,这个身躯似乎就是专门为了禁锢他而存在的。他能感受到外界光明神殿强大的威压,但是只要休养一段时间,他一定能冲出去。莫名的,索克萨尔忽然有种预感,如果他不想办法离神殿远远的,可能要永远被困在这里了。
    他尝试和精灵对话,用各种充满诱惑力的承诺说服精灵……然而并无卵用。小精灵高冷得很,一句话也没回应。
    索克萨尔觉得太无聊了还不如睡一觉呢,于是他闭上嘴,缩成一团雾气沉眠。其实也没有睡得多舒服……因为不知多久以后,他被饿醒了。
    饿!醒!了!
    恼怒地在精灵的灵魂领域转悠,索克萨尔期望找到一些负面情绪当做零嘴。但是他走啊走啊走,发现这个地方不仅大得出奇而且空无一物!
    “啊喂,”索克萨尔已经开始不耐烦了,“我说你这小娃娃,长颗心啥都不想的么!饿死了……光明神这是打算要饿死我吗!”
    很罕见的,精灵开口了,甚至还有种松口气的感觉:“……你要吃什么?”
    索克萨尔望了望无边无际的黑暗,索性坐在地上,开始数给精灵听:“我不怎么挑食,比如愤怒,贪婪,恐惧……这些我都很喜欢。”
    “那些,能吃?”精灵的语气听起来很疑惑,“我只喜欢吃蓝雨森林的神树上结的果子。那些果子又脆又甜,如果再用我们那里的泉水做成果酒来喝那绝对是……可神树的生命气息越来越弱,很久之前就不结果了。”
    索克萨尔的声音沉沉得带有蛊惑人心的魔力:“想要回去吗,精灵?”
    精灵很认真地想了会儿:“还是不要了。回去没有人陪我说话,他们都走了。”
    “我可以让他们回来,只要你带我离开。”
    “不,”灵魂领域忽然波动如水纹,“他们死了,蓝雨只剩下我一个。人类总是那么脆弱,即使是他们之中的剑神也……”
    索克萨尔终于看清楚之前他认为的“黑暗”,那实际上是这片领域刻满的密密麻麻的小字。他凑近辨认,好半天才看明白那是一个人名——“夜雨声烦”
    是那个人类的小剑神?很好。索克萨尔暗笑,亡灵最喜欢情绪波动的生物了。他开口,语调奇异:
“可怜的孩子,你被神殿禁锢太久了,为什么不随我一起去外面看看呢?你会遇到很多愿意陪你的人。乖孩子,我会永远陪伴你的。”
    灵魂领域刮了一阵大风。良久,索克萨尔才听见一个飘忽的声音:“……好。”
    索克萨尔满意地笑了。等着吧小精灵,只要一接触黑暗,你是反抗不了我的。
    索克萨尔刻意地不去想以后精灵对他的态度会变得怎样,他想无所谓,反正没有谁会对一只亡灵抱有好感。他们象征的是罪恶,是人类不敢直视的内心缩影。
他都习惯了,他不应该还觉得难受。

    人类总说:一个人怕孤独,两个人怕辜负。所以当他在小屋醒来,第一次感到那个人对他的善意时,内心升起的是满满的不安,并且这种感觉一直扰乱着他的行为。
    ……难道,他到了亡灵传说中的发情期?

(五)
    家有熊孩子怎么破!在线等,急。
    王不留行一边修补受损的道具,一边警惕着某只生物。
    一个悠悠的声音自耳后飘来:“你在干什么?”
    后颈传来冰凉凉的触感,王不留行知道那是索克萨尔的手——他总爱放在那个地方——王不留行叹气,发现自己的生活越来越充实了。
    “今天镇上有演出,我得检查道具有没有出问题。”
    索克萨尔绕到王不留行身前,语气莫名:“这么说,你要撇下我出去是么?”
    他怎么忽然有一种罪恶感……王不留行停下手中的活计,手贱忍不住揉揉小精灵的头发:“你也可以跟我一起啊……话说你很久没回神殿了,不打算回去看看?”
    “你这是要赶我走么。”索克萨尔平静的看着他。
    王不留行喉咙一紧,说不出话来。
    “你不要我了么。”索克萨尔突然贴近他,语调变得稠密腻人。他感觉到那人紧绷着的身体,抬头又看到了那人僵硬的眼神……索克萨尔从王不留行身上跳下,拉开彼此的距离,眼里蓄着泪水:“原来你真的不要我了。”
    王不留行依旧立在哪儿,手不动,眼不动,全身都不动。
    索克萨尔面对他慢慢倒行走向门口,看那人依旧无动于衷,这才回转身子开门。
    脸上可怜的模样瞬间消失,他郁闷地裹紧身上的长袍,暗自琢磨:为什么他不吃这招了呢?明明之前很有效果的啊……等等,按照人类的诡异思维来说,越抗拒说明越在意。他莫不是察觉了什么?
    似乎指尖依旧存留着王不留行肌肤的温度,索克萨尔想明白了,低低笑着。
    不急,他总归会是他的。

(五)
    无聊透顶。
    表演早已结束,但是王不留行不想回去。他坐在全镇最高的建筑屋顶上,仰头对星空发呆。
    那个小家伙在干什么?他在唱诗班过得好不好?有没有人欺负他?
    ……等等,自己在担心什么,那个孩子绝对不会任由别人欺负他的,甚至他不把别人欺负得哭鼻子就算好的了。可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呢?王不留行伸伸腰回忆着。
在微草森林的封闭季期间,任何生物只许进不许出。恰巧这时一只迷路的唱诗班精灵迷迷糊糊地踏进森林边界,被魔术师拐回了家。那只小精灵很奇怪,明明已经在发育了却还没有他高——当然这不是重点——他对于餐具的使用很生疏,像是有几世纪不曾用过,更重要的是那精灵时常给他一种提线木偶的荒唐感。白天的他像是强行压抑着什么,连反应都会慢上半拍,还偏要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。而一旦夜幕降临,他又恢复如常。
    说实话,王不留行很心疼他。这么一个从小生活在教堂那种养尊处优环境中的孩子,大冬天的却独自住在陌生人的家里难免会不适应,所以他会发些小脾气也是很正常的。王不留行早就原谅他了。
    可是今早上他为什么不回应索克萨尔呢?或许当时他忽然察觉到内心最深处那点龌龊的心思,惶恐和羞愧像失控的海浪般瞬间将他吞没。大脑一片空白的他甚至都忘记了反应。
    换句话说,他这颗大叔心终于也春心萌动了一回。
    可是为什么他会喜欢那个小家伙呢?王不留行理好衣袍的褶皱,自己也说不上来……大概是不想再看见小精灵半夜爬进他的被窝,抓住他的手睁眼到天亮吧。
    那么小的孩子。
    他以前也养过一群小孩子,虽然他们都是软软小小的,可索克萨尔是不一样的。如果养了一只索克萨尔,那就是养了一个会陪你一辈子的伴侣。一旦失去,就要记挂一辈子的。
    他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,真可怕,才七天。王不留行顿了顿,起身。
    上帝不会再送一只索克萨尔给他。
    王不留行刚想动身去教堂偷窥他的小精灵,眼角就瞥见一抹白光闪过,猛地愣住。那人看到王不留行后身形一顿,猝不及防被身后的光球击中,从空中掉下去。王不留行仿佛能感受到索克萨尔背后的疼痛,他的心脏像是被一根细线栓住,绵长的痛感令他难以呼吸。他脚蹬着镶上风石的靴子,飞奔过去接住索克萨尔。
    轻。他还是那么轻。
    索克萨尔粗喘几口气,扭头向身后望了望。远处光明神殿的术士正在施咒,那起手姿势索克萨尔熟悉得不能再熟悉。“哼,那老头……又是六芒星阵。”来不及解释什么,索克萨尔催促王不留行,“走,快走!”
    王不留行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,但却下意识地抱着他往远处跑:“你的伤怎么样了?还有那不是你们神殿的教皇吗?他怎么……”
    索克萨尔知道时间很紧无法解释,扯着王不留行的衣领迫使他低头看着自己的眼睛,然后笑得很开心:“别担心了。只要你在,我是不会死的。”
    王不留行感到有两片凉凉的柔软的唇瓣凑过来贴上他的嘴角,带着虔诚小心得犹如朝圣的情愫。像是从两唇碰触处入侵了某种奇异的东西,他的灵魂猛地震颤。再次睁眼,他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家的沙发上。
    索克萨尔的话清晰的印在王不留行的脑海里:“嘘……别问那么多,等我回家。”
    只要把本体藏在安全的地方,那么亡灵将会是永恒不灭的。对于王不留行,索克萨尔很放心。况且只有这样,王不留行从里到外才会是他索克萨尔一个人的。
    索克萨尔的灵魂从容器中抽离,在黑夜的滋润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。而那精灵的身体,在六芒星阵的威力下瞬间化为灰烬。灵魂离体的滋味不好受,但他依旧笑得魇足猖狂。
    人类的贪婪,欲念,恐惧。
    听,深夜的风在骚动。

(六)
    王不留行攥着一张皱皱巴巴的纸条,抿紧的嘴唇表现出焦躁的情绪。
    两天。他在家乖乖地等了两天!天知道他都快要疯了!王不留行烦躁得想把纸条撕碎,又不舍得。纠结了半天,他嫌弃地把纸条伸平,十分困难地辨认上面歪歪扭扭的字。
    是该好好教他写字了……
    其实刚发现这张字条的时候,王不留行的心里是深深地松了口气的。就是说嘛,他家的小精灵怎么可能叫人家欺负了去呢?他肯定是有计划有打算的!于是乎,王不留行怀着骄傲又雀跃的心情读完了内容。
    ……大脑当场死机。
    欧槽,是不是开机方式不对!啥子东西!他家可爱的小精灵是只亡灵?!今儿个不是愚人节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啊?有没有人告诉他到底是不是啊!……
    一瞬间仿佛被某个传说中的话唠剑神上身,王粑粑的内心刷满了文字泡。情绪激动的王不留行并没有发现,他吓得掉在地上的瓜子莫名地消失了。
    空气中弥漫着似有似无的冷凝感。
    王不留行察觉到什么。“索克萨尔,”他窝在沙发一角,闭眼,语气带了倦态,“原以为捡回来一只小白兔……没想到竟然是大灰狼。”
    低低地笑声在耳边响起。王不留行睁开眼,发现索克萨尔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了他面前。
    “怎么?”索克萨尔双臂撑在王不留行两侧,头慢慢靠近,直到能感受到彼此纠缠的气息。索克萨尔狭长的眼略一上挑,“尊敬的魔术师大人,这样难道不更刺激吗?”
    王不留行感到一阵怒火从心底涌上:“原来你只当是寻乐!好!真好!”所以说,一直以来他只是把自己当做消遣的玩具?!
    索克萨尔惊异极了,他不明白王不留行为什么有这样的反应,明明他在信里把一切都交代了啊。他茫然地解释:“不,我是喜欢你的,要不我为什么一直跟着你呢。”
    他银白的头发被火光衬出一圈金色,王不留行强忍住摸上去的冲动,扭头冷笑:“你让我相信一个亡灵的喜欢?走吧,这里不欢迎你。”
    索克萨尔僵住,生硬地扯出一抹笑。王不留行觉得那难看得像是在哭。“你说什么,我没听见。”索克萨尔像以前那样按住王不留行的后颈故作镇定,“唔,我们今晚吃什么好?我不挑的,你做什么我吃什么。”接着他看见王不留行丝毫不为所动,终于慌了,索克萨尔抱紧他,喃喃低语,“……别赶我走……别……我只有你了……我喜欢你……我喜欢你!可你不信!你看我都变成那只精灵的模样了!你为什么……为什么还要赶我走……”
    曾经索克萨尔想过,如果自己所爱的人要离开,他宁愿给上帝或魔鬼,也不愿给别人。可现在他下不去手,是被那只精灵影响了吗?索克萨尔不知道。他只是一遍遍唤着王不留行的名字,语气满满的缱绻和不安。
    王不留行心里泛疼,比上次更甚,连呼吸都仿佛变成了奢望。他伸手揽住小亡灵:“索克萨尔。”
    索克萨尔一颤,不做声了。他抬头望进王不留行眼底,忽而卑微小心地问:“你还要我吗?”
    最卑微的爱都根源于绝望。他在冰冷深渊趴得太久,一遇到温暖便死也不想松手。就算王不留行最终还是抛弃他,没关系,亡灵是可以隐身的,他还可以躲在暗处看他。
    他都习惯了,作为一只亡灵,本就不该奢望太多。
    “我骗你的。”王不留行长呼一口气,刚才他也被折磨的不轻,“我只是害怕。我爱你,但是又不敢,我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会让你坠入地狱。”
    他很不安。索克萨尔活了那么久,王不留行很担心某亡灵只是一时兴起,担心他总有一天会厌烦。他更担心的是,他是人类,他只能陪索克萨尔走一段小小的路。他走了以后,索克萨尔孤零零一个人怎么办?
    索克萨尔耳朵动动,不敢置信。
    他不吭声,迅速把自己毛茸茸的头蹭到王不留行怀里,又皱了皱眉坐起来。死盯着王不留行的胸前,他懊恼自己凝化躯体有些大。目光在王不留行身上转来转去,最终他把脸埋在王不留行的脖颈处,趴在那人肩上深吸了口气后又慢慢地呼出。
    王不留行被他这一连串的动作逗乐了,又担心他从自己身上滑下去,于是极其自然地抱住索克萨尔。“你在干什么呢?”
    “你喜欢这样小小软软的孩子……可是我真是做不来。”索克萨尔眯着双眼,全身放松下来。他趴在王不留行身上,像一株依附于树干生存的藤蔓,拼命的追逐光亮却不得不匍匐在命运脚下,连吐息都带有冷冷的讽刺。“你是不是觉得我太做作了?你看我就是这样的……总用那副模样来欺骗你。亡灵是肮脏低贱的,只能生存在黑暗中的亡灵竟然妄图追逐光明,呵,你说可不可笑?”
    “但是,”索克萨尔很认真地,“我从来不觉得可笑。爱真是一种令人温暖的东西,我很想要。”
    亡灵是感觉不到冷暖的。
    王不留行知道,但他除了抱紧这个令人心疼的孩子以外什么事也做不了。王不留行张张嘴想说点儿话,却忽然觉得,感同身受这四个字本身就是最虚伪的谎言。
    “我陪你,直到生命的结束。”

(七)黑匣子

光,炉火。
温暖。
我向往却不能靠近。
但他是特别的。
我可以碰触,甚至拥有那个人。
在永恒的时间中,他是我存在的唯一的理由。
——索克萨尔

评论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