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方帅气逼人的墨

夜斗我老公老公!!三大男神小魂,排骨,西瓜JUN。誓要勾搭上男神们嗷嗷嗷!渣词作渣策划渣画手渣文手渣剧情后期反正都是渣!!

【君莫笑x秋木苏】谁知道风来的方向

【脑洞大体补完!收工!补作业!(●—●)】

(一)

“木苏,”一叶之秋蹲在地上,有些委屈地摸了摸侧脸的小伤口,“孙翔硬拿我往君莫笑的矛上送!你说那个人是不是有点蠢?”

秋木苏把他拎起来,皱眉盯着已经结痂的伤口。“别乱说,神明的意志是我们无法揣测的。”他叹气,压了压一叶之秋的脑袋,“你总是不注意。”

“神?!”一叶之秋跳起来,“哼,我跟你讲啊,我前任的操纵者简直让帐号卡都嫌弃好嘛!叶秋那家伙他、他净让我去钻什么狗洞啦草丛啦窗户啦还有爬树之类的!我是战斗法师啊战斗法师,这么酷炫的职业你瞧那货把我玩儿成什么了!”

秋木苏失笑:“之秋,你的操纵者话也这么多吗?”

“不,他是个二货,我跟着他难免受影响……哦就这一点来说,我该死的开始想叶秋了。”一叶之秋别过脸去。过了一会儿,他又挑着眉神采飞扬地告诉秋木苏:“欸欸,我现在能用‘龙抬头’了!”

“嗯?这个你不是之前就会的吗?”

“那不一样!”一叶之秋蹭到秋木苏面前,笑得开心,“这次的角度更大,而且准确度更高呦。我就说嘛,跟着新操纵者走,有肉吃嘿嘿!”

心情有些恍惚。

秋木苏低头看看自己的掌心。

真羡慕呢。

有多久他没有走上比赛场了?一年,两年,三年……或者已经十年了。

连那个说要一辈子玩荣耀的人都放弃了,那自己的操纵者呢,也和那人一样放弃了么?

他的神明,创造了他,又最终把他这个信徒抛弃了呢。

秋木苏听到微风的声音。

某个衣着混搭,扛着把怪伞的帐号卡突然出现,他径直走向得意洋洋的一叶之秋,伞尖对着某只的后背戳过去。“喂,你刚刚咬了我,好疼。”

君莫笑面无表情地说。

一叶之秋慌忙用却邪挑开,嚷嚷着:“啊喂!这伞不是玩具好嘛!有毒的ok?你这样是不好的!”

君莫笑继续瘫着个脸,追着他跑:“你也知道不好,那怎么还把我的衣服咬破了。”

“这不关我的事啊啊啊你怪我干什么!”一叶之秋边撒欢儿地跑边回头看他,“再说就你那破衣服我还不稀罕咬呢!呸,什么破布料就跟扯了一块树皮似的。”

“呵呵。”君莫笑挤出一声笑。

莫名的熟悉。

秋木苏震了一下。

“笑笑,”他努力压制住声音的不稳,“……你的操纵者是谁?”

君莫笑停下,回身望他,面目被光影模糊掉。他轻飘飘地吐出两个字:

“叶修。”

一叶之秋在一旁嘟囔叶秋和叶修啥关系,神经大条的他没发现任何异常,而君莫笑和秋木苏谁都没有动。

阳光正好,溪边野花开得正盛,密密麻麻得像是一张铺天盖地的大网。

被困在回忆里面的秋木苏无法呼吸。


(二)

秋木苏知道被操纵者抛弃的帐号卡是什么样子,尤其是完全被舍弃的那些角色。

当初那个被抛弃的帐号卡眼里空空的,终日躲在溪边,也不知脑子里想了什么。或许他什么也没思考,只是一味地逃避残酷的现实。幸而那条小溪虽然偏僻但秋木苏常去,于是偌大的荣耀大陆他只遇见了秋木苏一人。

秋木苏心疼他,瞅见他全身上下只着白色短裤,难得强硬地带了一身衣服给他穿上。

那个帐号卡不为所动,待秋木苏要离开的时候才阴阳怪气地说:“喂,你也被操纵者抛弃了吧!我在赛场上可没见过你。”秋木苏回身看他,中间隔着一从迎风招展的小白花,“不过你还挺幸运留着几身装备,我可被交易得连裤子都没了。呵,你们都在嘲讽我吧,总有一天你们也会被丢弃的。总有一天!谁都不会好过哈哈哈哈!”

他疯了。

秋木苏踏着沉稳的脚步走回自己的小屋,从抽屉里拿出银色的手枪静静擦拭,面上的神色悲伤又怀念。他唇齿微颤,轻轻唤着两个字:

“……沐秋。”

我想你啊。

(三)

君莫笑知道,秋木苏那个家伙固执得很,凡是被秋木苏在意的东西,他都不会放手,所以被他爱着的人很幸运。但那个人也很蠢,蠢得冒泡。

手指一下下扣在窗沿,君莫笑看了看桌前的秋木苏,直接翻身入屋拉着他就走。秋木苏来不及放回手枪,侧头问君莫笑,声音调整得很稳:“怎么了?”

“给你看个有意思的。”君莫笑难得心情不错,自己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他了。前面是秋木苏刚离开的地方,那里空无一人,唯有他送出的衣服乱作一团。

秋木苏疑惑地四处转了转,最后他侧头看向君莫笑,不安地询问:“那个人呢?”

“人?”君莫笑冷下脸凑近,“你觉得……我们是人?”

猛然一愣,秋木苏没明白他想表达什么。

“是人的话我们就不会困在这片封闭的世界,不会任由操纵者呼之即来挥之即去。那个帐号卡自杀了,什么也没有留下,因为他只是一串数据。”君莫笑再次逼近,紧紧盯住秋木苏的眼,“秋木苏,你在奢望什么?”

秋木苏瞳孔骤缩。

是呢,自己在想什么……苏沐秋创造了他,让他朝着苏沐秋希望的样子成长,他很开心。没有被操纵者使用的时候,秋木苏呆在荣耀大陆不断地提醒自己,操纵者的意志就是他前进的方向。那个叫“苏沐秋”的人,就是他的神,他会为他的神明倾尽一切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份感情变了质,像发酵的面粉渐渐溢出醉人的醇香。不知道这份心意是好是坏,但这让他变得更兴奋,更渴望与苏沐秋在一起的点滴时间——但秋木苏始终不愿承认一个事实,那就是他们永远相隔两个世界,而次元壁这堵墙谁也打不破。

“木苏,醒醒吧。”

……是呢,他自己也只是个数据,怎么能奢望和他的操纵者相伴终生呢。哦对了,神不是早已抛弃他了吗?

“喂!你干什么!”再也维持不了冷硬阴狠的面具,君莫笑脸色惶惶地抓着秋木苏的肩,气急败坏地吼,“你别想自毁!怎么,这点小事儿都接受不了么?枉我把你当做唯一可以比肩战斗的家伙,你就是这样回报我们十几年的交情!”

秋木苏的身体开始化为点点星光消逝,毫无反抗地被君莫笑抱住,听见那人歇斯底里地吼叫他甚至还笑了笑,小声地说:“你终于不是冰山脸了……笑笑,我好累啊。”

然后他就感觉抱着自己的身躯在剧烈的颤抖后突然平静,一句更加平静的话从后背传来:“我喜欢你,所以别走。”

秋木苏的自毁程序有一瞬间的停顿。

君莫笑虚抱已经半透明的秋木苏,褐色的眼里落满璀璨的星辰。他一字一句极其郑重地启唇:“木苏,留下来陪我,我们本就应该一直在一起的。”

他们两个都由同一个人创造,相识最早,陪伴最久。君莫笑本来以为他和秋木苏可以走到最后,谁知半途中那个家伙竟然屁颠屁颠地要贴上操纵者!哼,怎么可能让一个不存在于荣耀大陆的人勾走秋木苏的魂呢,秋木苏再怎样逃避现实也只能是他君莫笑一个人的。但是就算他知道这番刺激对秋木苏来说太过,他也没想过某人竟然如此决绝。

不过没关系。

君莫笑轻柔地环住软倒的秋木苏,满足地蹭了蹭他的侧脸。

幸好还来得及,就算毁掉了部分程序也顶多是变得再傻一点,只要他的木苏还在,他不介意养一个小笨蛋。

(四)

君莫笑抱着昏迷的秋木苏在溪边坐了很久,直到怀中的人悠悠转醒他才不再低头摩挲秋木苏的耳垂。

“你还记得多少?”

刚苏醒的秋木苏反应慢了好几拍:“……差不多吧。”

“我是谁?”君莫笑腾出一只手指向自己,秋木苏呆呆地盯他,歪头想了半天:“笑笑,一个大冰块。”君莫笑冷下脸正准备惩罚他,又因为他下一句话软了脸色,“……虽然缺乏安全感,但却是个很温柔的人呢。”

君莫笑埋在秋木苏的颈间,一直僵硬的嘴角不自禁地弯了下,突然问:“那你为什么留了下来?”

“……不知道呢。”秋木苏沉默一会才答,仰头盯着某处发呆。“哦。”君莫笑从鼻子里闷出一声,“记住以后我就是你的爱人了。”

秋木苏沉默了一会儿,有点迟疑地开口:“……那沐秋?我觉得我应该……”

“秋木苏!”君莫笑打断他的话,秋木苏感到莫名的危险,凭着本能安静下来。君莫笑在秋木苏身旁躺下,仰脸望天,“你看这花这草这树,都是假的,这里的一切都是假的。”他坐直身子,抚摸旁侧的千机伞,“就连我们也是。”

秋木苏闭上眼。

“木苏。”君莫笑扭过脸看他,“叶修留了一场比赛等苏沐秋超越他,就在联盟赛首轮。”

愣愣地睁开眼,秋木苏不知道自己混沌的脑子里想了些什么,他听见那家伙说:

“我没他那么傻。”

“你的枪法都生疏了吧。木苏,他回不来了。”

“……别等了。”

君莫笑揽过秋木苏的肩,淡色的唇轻轻印在他的发梢。

“你可以做我的神。”







评论

热度(17)